当前位置:读刻精选> 商业战略> 商业模式

TMD闭门谈话,3张图揭秘中国互联网下半场所有秘密

来源:商刻 335人在学习

  • 分享即可+500商豆
简介:李安说,《比利.林恩的中场战事》是“一个成长的故事”。中国互联网也行至中场,下半场如何走,成长的方向在哪里,成当下关键性话题。

  在前不久举行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,多位大佬都将议题聚焦到了互联网下半场。这其中,少壮派三巨头 TMD(T:今日头条;M:美团点评;D:滴滴)掌门人张一鸣、王兴、程维的闭门谈话,颇为引人注目。

 

易观天马帮-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

 

  谈话长达三个半小时,信息量巨大,有业内人士认为“未来 3-5 年看也有史料价值”。

  TMD 闭门谈话对互联网下半场的三个核心问题进行了触及:

  •  为什么会进入下半场?

  •  上下半场的最大不同?

  •  谁在下半场领跑?

 

-01 三张图表包含了下半场所有秘密-

 

  几乎被所有人公认,人口红利的终结,是互联网从上半场向下半场切换的关键原因。

  中国网民已达 7 亿以上,超过一半人口。靠用户飞涨带动互联网飞奔的情况在减少。全球的情况也类似。下半场有着和上半场迥然相异的图景,三张图可简明示之

 

1. 第一张图:B 的价值

易观天马帮-第一张图:B 的价值

  一个产品的总价值,等于用户数(A)乘以人均价值(B)。B 可能是人均使用时长,也可能是人均消费。

  互联网上半场,是 A 在剧增,用户红利见顶后,下半场的空间在 B。

  美团 CEO 王兴说:我觉得这里(B)还有好几个数量级的上升空间,不是一倍两倍的问题。 

  以 TMD 为代表的新兴巨头,在 B 侧的发力很明显。

  美团从“吃”延伸到“吃喝玩乐”,滴滴从“打车”扩展为“出行”,都在深度挖掘单个用户的价值。

  今日头条的人均使用时长,根据 QuestMobile 的数据,仅次于微信,达到 76 分钟,超过了上半场“连接人与信息”的霸主——百度的移动端(30.8 分钟)。

  下半场更深刻的变化,是对数据的挖掘。今日头条 CEO 张一鸣说,移动互联网暂时过掉高峰了,但是更多的连接,更多的数据,更强的处理能力之后,应该还有机会有大的变化。

  程维说,在连接了几亿用户的时候,“我们就在想,就永远这么连接下去吗?什么时候是边界,什么时候是尽头。像人一样,我觉得他的上半场,就是人的早期是长身体,越来越大,但是 20 岁以后身体就不会再越来越大了,但是你的智慧,你的心智,你会越来越成熟。” 

 

2. 第二张图:F1 的诱惑

易观天马帮-第二张图:F1 的诱惑

  上半场的竞争有点像拉力赛,大家用 80 迈的速度行进;下半场有点像 F1,200 迈的速度飞奔。

  BAT 创业的时候,大家都不太懂互联网,一边摸索一边前进。到了 TMD 创业时,大家对互联网规律已非常了解,看准一个风口,资本、人才、流量……各种资源立马涌入,全速推进。

  今日头条和美团获得 6 亿用户,分别用了 4 年和 5 年。而 QQ 在第 5 年的时候,用户数是 3 亿。

  估值方面,滴滴达到 388 亿美元用了 4 年,美团达到 200 亿美元用了 6 年时间,今日头条达到 100 亿美元用了 4 年。而腾讯和百度达到 100 多亿美元都用了 9 年。

  下半场是在 F1 的直道上竞速,极致竞争,甚至残酷。上半场的打法和节奏完全被颠覆

  王兴说:“就跟物理上面,第一宇宙速度是环绕速度,第二宇宙速度才是逃逸速度,慢于一定的速度你是脱离不了大气层的。”

  这种打法带来的一个连锁影响是,与 BAT 相比,新兴巨头的盈利期普遍推后。

  BAT 一般在成立三四年后进入盈利点。TMD 中,成立 6 年的美团和成立 4 年的滴滴,都还距盈利较远。只有今日头条处于“不烧钱”状态。

  其他如 O2O、直播、移动医疗等下半场的风口,普遍把 F1 速度放在第一位,盈利次之。

  今日头条 CEO 张一鸣认为,这种策略是对的,上半场那些的公司错了。“你在一个非常有前景,非常长的跑道上,你就应该低空飞行。不论腾讯也好,百度也好,他应该把之前的利润都用到,再更深层次、给大规模的投入,他们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。”

  王兴很赞同张一鸣的说法,“在早期的话其实投入是很划算的”。亚马逊就是这个策略,它很早想清楚这个事情,长期保持在盈亏线上,把钱都投到长远发展上。

  从企业哲学的角度,是想追求企业时间够长,像欧洲那样的百年小店、隐形冠军?还是想追求发展的绝对值够高,更灿烂更具爆炸性?两种是不同的途径选择。

  只是,生在这个时代,处在互联网江湖中,它的背景、它的规则要求企业必须像 F1 一样往前冲。

  要么赢,要么死。 

 

3. 第三张图:两种世界观

易观天马帮-第三张图:两种世界观

  有两种世界观:一种世界观是两个圆,但是不相交,一个是中国,一个是外国;另一种世界观也是两个圆,是大圆里面套个小圆,这大圆是世界,里面小圆是中国。

  在互联网上半场里,基本上是第一种世界观,中国与国外是两个不相交的圆。即使是中外互联网企业直接交锋,QQ 大战 MSN,淘宝大战 eBay,百度大战 Google,国外巨头也是把中国当作一个与外部隔离的战场。

  进入下半场,中国市场与全球的关系发生了变化,成为大圆中的一个小圆。滴滴与 Uber 的缠斗可谓典型。

  程维说,Uber 的策略就是个章鱼,它的头在旧金山、在硅谷,它的触角已经触达全球。如果只是跟它的触手去搏斗,你永远打不过。

  “就像如果我们只是一个北京的打车软件,但人是在全国范围内流动的,你只能在一个局部提供服务,你怎么去跟全国性的滴滴去竞争呢,这个是必须要去面对的问题。”

  中国已不是一个与世界割裂的战场,滴滴必须去面对全球。于是,它投资了印度打车服务公司 Ola,参与了东南亚打车软件 Grabtaxi、美国打车应用 Lyft 的融资,“看上去似乎是 Uber 在海外的竞争对手滴滴都要投资一遍的节奏”。

  与上半场相比,这不是一个防御战,变成了一个以攻为守的战争。这点,百度当初没有做到,阿里巴巴也没有做到。

  中国人再多,还是 13 亿人,而全世界是 73 亿人。在国内用户红利渐失的背景下,国际化是下半场的增长点的重要出路。

  今日头条一年多前启动国际化,在日本、印度、东南亚、北美、巴西等布局。美团在今年上半年开始考虑这个问题,王兴“去了一趟硅谷,去了一趟柏林,去了一趟以色列,去一趟雅加达”。

  更多新兴企业,其实是 born to be global,生而国际化。

 

-02 谁将胜出-

 

  互联网上半场,BAT 是最大受益者。下半场,谁将在 F1 赛道胜出?

  目前盛行的三小巨头 TMD 的提法,代表了人们对于下半场玩法、规则、环境变了之后的一些判断。

 

1. 下半场不会出现去中心化格局。

  人们对于去中心化的的趋势可能过于乐观了。从微软帝国走出来之后,搜索被 Google 帝国统治,社交被 Facebook 帝国统治,电商被阿里帝国、亚马逊帝国统治,手机被安卓帝国、苹果帝国统治……这个世界的权力从来没有被分散过。

  张一鸣说,整个世界本身就是越来越连接的,“中心”这个系统连接的能力更强了,它穿透中间很多公司直达用户。

  比如说滴滴全部连接司机了,不管什么类型的司机它都连接了。它就一个产品,一个系统,不同定价,自动就覆盖了。所以我们说没有小而美的出行公司。 

  准确地说,平台级的格局只会越来越向中心集中,小而美只是在平台上产生的个体。

 

2. 超级船票所剩无几。

  TMD 是抓住了上半场连接构建平台机会的最后几张船票。

  滴滴 2012 年创立时,几乎所有的都已经连接了,但交通工具仍然是离线的,它把亿级的用户、车辆、司机连接成一个超级平台。

  美团连接的是不能轻易搬到淘宝上销售的线下商家,在 BAT 之外开掘出另一个蓝海。

  今日头条颠覆了人与信息的连接方式。此前,这一领域毫无争议的霸主百度解决的是“拉”的信息获取方式,用户主动去搜索获得信息;今日头条解决的是“推”的信息获取方式,信息通过算法自动推送到用户面前。这与百度模式不同,与传统媒体用人工“推”的方式也不同。

  可以做一个简单的类比:

  易观天马帮-上下半场类比

  TMD 是对 BAT 的纵深,瞄准的依然是可以形成超级平台的领域。这样的超级船票,在下半场很少了。整个世界该连接的几乎都已连接。

 

3. “系统”是最深的护城河。

  下半场,最重要的一个变化可能是“系统”崛起。

  张一鸣说,这次信息技术革命,有个很不一样的地方,能胜出的企业更多时候不是凭单个的技术或方法,而是一个更好的系统。

  更好的系统意思是,你一旦形成之后,尽管这个系统是开放的,但与这个公司紧紧绑在一起了,无法拿走,很难复制。比方说搜索引擎,每天全球有十亿人不断地告诉搜索引擎我要什么,不断地 in-put,数据积累,形成系统。 

  现在不仅是科技专利的保护了,系统本身也是门槛,更好的系统的这种规模效应、网络效应,是它非常大的优势。“比如说 Android 系统,你即使掌握了开发这个系统的能力,你也搞不清这个系统。如果这些系统都被一些公司做完之后,你去做品牌,做渠道是没有用的。”

  这也从侧面印证了,下半场去中心化的实现概率较低。

 

-03 TMD的真正含义-

 

  TMD 表面上是指三个新兴巨头,本质上指的是:

  •  T:技术(technology)

  •  M:场景(moment)

  •  D:数据(data)

  技术、场景、数据,这三者才是下半场的核心要素。从根本上来说,企业效率的提高是靠技术而不是人海战术,“用户中心”使得场景成为关键要素,而数据将成为新时代的“石油”,成为力量之源。

  经历了上半场的人才、技术和数据积累,下半场 TMD(今日头条、美团点评、滴滴)可以在 TMD(技术、场景、数据)发力了。

  今日头条一直定位是技术公司而非媒体公司,用技术算法推动信息的分发。张一鸣说:“我相信我们公司更擅长把技术这个生产要素发挥得更好。 ”(T)

  美团围绕用户的消费场景为建构产品,王兴说:“我还是希望美团点评被认为是一个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。”(M)

  滴滴打完市场大战、运营大战后,逐渐将重心放到数据上。程维说:“上半场的主要工作是连接所有交通工具和人出行的需求,下半场就是在云端构建一个人工智能的交通引擎,DiDi Brain(滴滴大脑)”(D)

  技术战场,是一个真正刚硬的正面战场。长久以来,业界公认一种划分:美国互联网企业的成功在于创新,在于技术突破;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成功在于营销,在于复制与应用。

  下半场,中国企业该为自己正名了。

  所谓的“中场战事”,包含了上半场的中国基因,亦包含了下半场的时代趋势。我们正处在一个 “过去未去,未来已来”的历史交汇点。

还可以输入500
*您输入的内容不符合规范,请重新输入
我要评论
0条评论

还没有人评论,来抢个沙发?